科比说:你见过洛杉矶凌晨四点的样子吗?

“我见过凌晨一点、两点、三点、四点、五点,医院儿科急诊室的样子。”这句话来自一位母亲的口述,也道出了许多爸妈的心声。面对患病的孩子,他人的指责,亲人的不解…自闭症孩子的父母要面临的太多,也有太多积攒的辛酸与无奈。

从孩子确诊之初的迷茫,到用嗨小保进行家庭干预至如今,这位母亲有太多想说的话。

被忽视的意外

"孩子变成这个样子,我不难过啊?!”面对着婆婆的指责,王琦(为保护家长隐私,这里采用化名)怒吼着。

王琦远嫁而来,父母不在身边,对于身在异地的远嫁妈妈王琦来说,孩子成为了她全部的生活寄托。为了孩子的未来,她更是做好了一切规划。然而2岁多时,早教班老师的通电话打破了眼前的这场宁静。

“你家孩子不听要求,玩游戏也不愿意和别的小朋友拉手、不传递互动玩具。要不要带孩子去医院检查下?”老师说完,电话另一头的王琦立马就惊了!

她仔细回想,孩子确实和其他孩子的行为举止有些差别。例如孩子从不正眼看人,也不与外人打招呼,叔叔阿姨都不叫,有时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王琦总以“孩子比较怕生”收尾。此外,孩子还很痴迷看转动的轮子,也痴迷于自动扶梯不断上滚的样子,常常一看就是半小时以上,大人抱她离开也非常不情愿。孩子的种种异样让王琦十分担忧,“说不定大点就好了。”王琦想。

这样日复一日,拖到孩子3岁多,情况却更加严重了——孩子在幼儿园对老师的一切指令都置若罔闻,动不动就随意起身到处跑。这下王琦才终于下决心:一定要带孩子去医院做行为评估。结果显示,孩子在语言、大运动、精细、社交等各方面的评分都比较低,能力比正常的小朋友差了一大截。

她打电话把丈夫叫到医院,一见面,丈夫便是一阵劈头盖脸的指责,怪她不会当妈,王琦非常委屈,但同时自责也充斥着她的内心,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早早重视孩子的“不寻常”。

自学干预却更加焦虑

都说孩子的干预时间要花在刀刃上,王琦一刻都不敢懈怠。在确诊后,她带着孩子分别去两家机构进行干预,语言行为、儿童社交、感觉统合课程,统统没有落下。但时间久了,她发现仅仅依靠机构,对普通家庭来说,压力太大了。

一方面,金钱的支出让她家已不堪重负;

另一方面,所耗费的通勤成本、时间成本也非常高。

第三方面,碎片化的时间都浪费了,她也不会教。

后来王琦在家长群里听说,圈内的家长基本都加入了家庭干预这一环节。接收到这个重要讯息后,王琦开始硬着头皮去学习相关的知识,机构老师每节课后提出一些建议以及家庭作业,她似懂非懂地认真听着,生怕漏掉一个字。但干预了一阵子后,不仅效果不明显,而且这种没有方向、没有指导的家庭干预反而让王琦越来越焦虑。

偶然间,王琦在网上看到这样一则视频:一个家长拿着一个小设备为谱娃做干预,跟着视频学,学会了教孩子,并且还能记录数据,以及可以在家评估孩子的成长情况。

当时王琦就想:「要不我也买来试试吧!毕竟有用没用,试过才知道,况且我自己瞎摸索干预好像也没啥效果。」

按部就班的家庭干预

就这样,王琦获得了这位家庭智能干预老师——嗨小保。“每天预习第二天的训练项目,哪怕记不住,也可以拿着嗨小保,随看随学跟着视频操作就可以了。”王琦说到。

配合嗨小保的视频教学,王琦从几个方面着重训练了孩子:

一、按照物品功能进行分类。训练孩子按照物品功能进行分类的技能时,王琦会按照“嗨小保”上的视频操作,从六张图片开始直到十六张图片一阶一阶地训练经过大约两周时间持续的练习,孩子基本可以做到自己分类了。

二、方位介词。在训练孩子认识方位介词方面,王琦会按照“嗨小保”里提供的步骤,在桌面上让孩子执行摆放物品的命令,从近距离开始,然后再逐步向远距离过渡。

三、在自然环境中进行干预。除此以外的时间,在自然环境中提供适合的指令让孩子去完成,也很重要,毕竟孩子总要自己独立生活。比如,孩子每次喝完奶,王琦会下指令让孩子把杯子拿给爸爸,同时要求他对爸爸说“爸爸帮我洗洗杯子”,并要对爸爸说“谢谢”,完成得好马上予以赞扬,完成得不好也会当场予以纠正。

持续坚持,终有转机

在坚持用嗨小保干预了两个月后,她看到了孩子在各方面的能力,相较之前都有了提高。

首先是语言方面孩子由以前只说简单词语到现在可以说出加限定词的句子,比如说我要玩红色的大的公交车,谁玩小的白色的警车,妈妈穿两个红色的拖鞋,爸爸穿两个灰色的拖鞋。

其次是社交沟通方面孩子开始会和幼儿园老师打招呼,还会去找自己喜欢的小朋友,虽然还不知道怎么进一步跟小朋友玩,不能多回合的跟小朋友玩,但总算迈出了第一步。

此外在手部精细方面,孩子手上的动作模仿也多了,常用的手势也学会做了,老师反馈说孩子做律动操看两遍就开始跟着学了,不像以前看四五遍才开始有动作。

在为孩子寻求干预的这一路,王琦经历了太多痛苦与心酸:婆婆的训斥、老公的不理解、孩子突如其来的情绪、看不到干预效果时的自我怀疑……还好,她在一次次的尝试与努力中,通过嗨小保找到了转机。

有人说,孩子一生病,父母就像被扔进炼狱,需要经受重重考验,方可重回人间。更无奈的是,这些考验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家长们只能在一次次尝试中摸索着前行,不敢放弃。

的确,在对孩子进行干预这件事上,很多父母的努力程度远超想象!在往期的嗨小保体验官活动中,数百位家长整整14天不间断打卡,每日分享,相互答疑,用“嗨小保”进行家庭干预。

这一份份笔记、一次次打卡,一天天努力,都在为孩子的科学干预助力!

【嗨小保体验官】家长打卡记录